慈善與政府:制度化框架下的合作伙伴關系

2020年09月 04日 09:53 | 來源: 揚州日報-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從世界各國政府轉型的歷史來看,政府(廣義)與社會關系的調整始終處于動態平衡之中。公共治理理論認為,市場、社會組織以及社會成員與政府部門聯結起相互依存的合作關系(即網絡關系),多元主體之間基于伙伴關系進行合作協商,并且就關心的問題采取集體行動,在多樣性基礎上實現共同利益。我們完全可以按照合作主義原則構建政府與慈善組織關系,即在制度化框架下,二者之間建立一種良性互動、辯證統一的合作伙伴關系,實現由政府與社會組織、公眾個人對社會事務的合作治理,并與政府一起共同提供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

慈善與政府在功能與治理上形成互補

政府、市場、慈善組織在經濟社會事務中扮演不同角色,發揮不同作用,承擔不同責任。慈善組織堅持以社會效益為導向,以幫扶弱勢群體適應社會為目的,其健康有序發展需要市場的“資源”和“效率”,更需要政府的“制度”和“公平”。只有理順政府與慈善組織的關系,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制度,形成良好合作模式,讓慈善組織獨立自主開展活動,達到資源利用與效益創造有效結合,才能在功能與治理上與政府形成協作互補,提供更有效率和更有質量的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不斷滿足多元化、多層次的社會需求。

慈善能夠協助政府轉變相關角色和職能。如何讓慈善幫助政府共同為社會公眾提供更公正、更快捷、更有質量的社會公共服務,已成為當今世界各國政府在社會建設與治理過程中面臨的共同課題。從與政府管理的關系來說,慈善組織的發展壯大對改進政府行政起著重要作用:承擔政府改革職能轉變中從政府分離出來的職能,使政府改革能較為順利地進行;在政府與社會成員之間建立起一個中介,提高政府服務的效率和質量;對政府行政行為起一定的約束與監督作用,有利于政府做到民主行政和依法行政。從與國際社會的聯系來說,慈善等社會組織可以通過民間渠道,幫助政府拓展與國際社會的聯系,參與相關國際事務,探討各種發展戰略,在其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協調和監督作用。慈善組織還蘊藏著巨大的就業潛力,幫助政府創造大量的就業機會。

慈善能夠協助政府做好社會治理。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提出“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為推進社會治理現代化指明了方向。社會建設與治理的主體是政府、社會組織、企業、社區和個人,政府是社會建設的倡導者、規劃者,是社會建設的力量主體。慈善等社會組織是社會建設的生力軍和重要參與者,與其他社會建設主體協同參與、共同負責,管理公共服務事業,調整社會關系,發展社會福利。慈善組織還在共同管理城鄉社區事務,促進基層民主建設,實現政府治理同社會調節、居民自治良性互動等方面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慈善機構的公共責任和透明運作,有利于培養社會成員的志愿精神和互助品質,而且潛移默化地凈化社會風氣。

慈善能夠有效彌補政府失靈。政府不僅要履行傳統的“守夜人”職能,還需要在更廣的范圍內履行維護經濟穩定、降低貧富差距、保護市場競爭、提供公共產品等職能。隨著政府干預經濟的加強,市場無法解決的事情,政府不一定就能解決好。如:個人對公共物品的需求在現代社會得不到很好的滿足,公共部門在提供公共物品時趨向于浪費和濫用資源,致使公共支出規模過大或者效率降低,政府作出了降低經濟效率的決策或不能實施改善經濟效率的決策。政府同樣存在失靈的可能。慈善組織的存在是“政府失靈”和“市場失靈”相結合的產物,它讓社會獲得了與政府和市場相對等的法律身份和獨立形態。慈善組織能夠以其巨大的經濟能量和社會動員能力,填補政府用于社會發展和服務方面的產品與資金不足,保證社會資源得到公正、合理和高效配置,幫助政府解決一些容易被忽視的邊緣問題。

現代慈善事業發展的政府責任

現代政府的責任主要體現三個方面的內容:第一,從政府職能方面來講,社會性公共服務是政府職能的主體部分。第二,從政府管理方式來講,政府是為市場、社會和公眾提供公共服務的,應該將服務融入管理之中,為市場、社會和公眾提供維護性公共服務。第三,從公共服務供給方式來講,政府應鼓勵市場、社會和公眾參與公共產品和服務的生產與供給;同時,要提高政府服務的效率與質量,建設一個高績效的政府?,F代政府要實現善治,必須處理好與社會的關系,與各類社會主體共同推進社會建設和發展?!洞壬品ā芬蟾骷壵谥贫ù壬普叻ㄒ?,依法監督管理,規范募捐行為,維護慈善組織和捐贈人、受益人的合法權益等方面,明確“政府推動”職責。從政府責任和義務的視角來看,培育社會公共精神,增進社會公平和公眾的權利與福祉,提供法律保障、維護社會良性運行,這是政府維持與社會、與慈善組織合作互動關系的優先考慮的目標。

一是作為倫理性實體,政府應承擔社會倫理道德的規引與重構。慈善事業的發展狀況反映著一個社會的道德文明程度。慈善強調利他、互助和給予,能夠增強社會道德規范建設;反過來,政府可以為社會良序發展承擔起積極的社會倫理責任。慈善事業的常態化、全民化和可持續發展必然需要政府公共政策的道德支持。一方面,政府應加強自身公信力建設。政府在宣傳慈善文化、推動慈善組織發展、加強慈善立法和監督等方面的政策措施,能夠權威性地得到廣大公眾和社會的認可和支持。實施公共權力陽光運行、提高依法民主決策水平、突出政務誠信建設是政府提升公信力的有效途徑。另一方面,政府應構建和弘揚現代慈善核心價值理念。培育公益慈善文化,在全社會倡導企業公民責任、志愿服務和人人慈善理念,形成基本的道德規范,增強全民核心價值觀,從而內化于心、外踐于行,引領社會公共精神。

二是作為政治性實體,政府應主導公共職能轉變與權力適當轉移。轉變政府職能,適當讓渡和下放權力,是一種內涵式的自我改革,有利于實現政府職能向創造良好發展環境、提供優質公共服務、維護社會公平正義方向的轉變,更有利于增強社會成長的自主性。第一,應該針對權力越位,各級政府繼續把那些管不了又管不好的,社會組織能夠承擔的屬于自我調節、公共服務的職能轉移出去,歸還給社會;加大行政職能改革力度,努力采取削減、轉移和委托等方式,繼續下放、調整一批行政審批事項,充分激發企業和社會的積極性。第二,繼續調整轉化公共管理職能,完善慈善組織管理體制和多元化的公共產品投入與供給機制,規范向慈善等社會組織的職能轉移和實現政府購買社會服務的法定化。第三,培育慈善組織公共事務的承接能力,調動社會各方面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從而充分發揮慈善組織承擔公共服務、促進社會融合的作用。

三是作為制度性實體,政府應加強社會立法的供給與保障。政府是制度的主要供給者,應加快社會立法進程,制定和完善各種滿足社會發展需要的有針對性的社會政策和法律法規。國際經驗表明,慈善事業發達的國家很大程度上都是歸功于其完備的法律法規體系。第一,健全完善基本慈善法律法規。除2016年頒布的《慈善法》之外,應制定多層次的法規政策操作和實施細則。適當時候,建議出臺《非營利組織法》或《社會救助法》,推動包括慈善組織在內的非營利組織管理領域的法治建設。第二,建立完善慈善監督和問責制度。構建完善的監督體系,綜合運用法律、輿論和內部監控等機制來監督其中的每一個參與者、規范其中的每一個流程環節,明確捐助人和慈善組織各自的法律地位及權利與義務。第三,提供慈善激勵與支持制度。鼓勵擁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與公眾進行慈善捐贈,規范捐贈活動,加強捐贈款物管理,保護捐贈各方的合法權益,完善稅收激勵和社會嘉獎政策。

一定意義上說,現代社會是進入了“政府的時代”,當今世界更需要一個全新的政府與社會的互動模式,這一模式的核心在于,政府與社會組織之間能夠形成共生共長、相輔相成的均衡和良性互動關系。這個關系的真實性在現代社會愈加突出。這需要各級政府繼續發揚責任自覺,與慈善等社會組織一起澆灌信任、相互關懷,共同創造更長遠的社會公共利益。

李煒冰


責任編輯:進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做代运营赚钱 环岛赛体彩玩法介绍 湖北福彩快三玩法介绍 临海在线配资 七乐彩开奖走势图表 快3官网 极速时时彩有破解吗 海南体彩41开奖结果 河南快三开奖 经典 精选单双中特 黑龙江11选5五码走势图